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身份暴露?》。

                                    “師兄,你可得替我做主??!”女子捂著火辣的面龐,一道猩紅的手掌印十分清晰,她嘴里滿是血水,牙齒也被夜天行這一巴掌拍掉幾顆。


                                    “師妹放心,今日我便打得他跪地求饒,要殺要剮,你說了算!”


                                    暴喝聲鋪面而來,夜天行巍然而立,絲毫無懼。


                                    “同樣的話送還給你們,對付你們這種樂色,一只手足以!”夜天行右手抬起,恐怖的威壓霎時從天而降,只見到一只巨大的手掌,暗含凜冽鋒芒,籠罩之處,讓得天驕們呼吸一滯。


                                    “一只手?這人什么來頭,竟敢如此大言不慚,他可知道他面對的是誰?”場中不少認識手持戰刀的青年,知曉其厲害之處,對夜天行的大話嗤之以鼻。


                                    轟!


                                    悶哼聲于天地間響徹,手持戰刀的青年渾身上下的罡氣突然破碎,他所在的空間整個塌陷。


                                    “??!”低沉的聲音自男子喉嚨間傳出,他的身軀沉重無比,這頭頂上的手掌如同一座山岳壓在他的身上,且蘊含著極其霸道的大道之力。


                                    “廢物!”漠然的聲音再度在龍姓男子的耳邊響起,下一瞬間,他只感覺身軀失衡,體內血氣奔涌,緊接著整個人被一股巨力掀飛,他強行于虛空上穩住身軀,只是剛剛停住一秒,那道如同鬼魅般的身影再度出現,凌空一腳抽射,骨骼斷裂聲清晰可聞。


                                    驕橫的女子見此,瞳孔猛然一縮,雙手掩住張大的嘴巴,連忙躲進了人堆里。


                                    “龍武!”


                                    上空與谷天歌交戰的男子神情大變,突然舍棄谷天歌朝著夜天行殺來。


                                    “小子,我撕了你!”


                                    夜天行抬眸,牙縫間冷冷蹦出三個字,“就憑你?”


                                    在這極寒之地,所有人的元力都被這入骨冰寒所影響,而導致運轉遲緩,在這里,肉身力量的優勢,彰顯得淋漓盡致。


                                    轟!


                                    霸道的拳鋒猛然轟向前方,一記霸拳狂霸無匹,與青年狠狠沖擊在一起,而在兩人接觸的瞬間,前者被一拳轟得倒飛,骨骼摧枯拉朽作響。


                                    “好霸道的力量!”青年眼神猛地一沉,整只手臂近乎麻木脫臼,心頭駭然。


                                    “老大,別跟他貼身戰,這家伙力量霸道得有些變態!”下方,龍武踉蹌著站起身,臉色蒼白至極,被夜天行打得渾身喋血,受傷不輕。


                                    人群邊沿,有人被這里的波動所吸引,隨即靠了過來,當看見場中的夜天行時,神情大駭。


                                    “是他,他竟然還安然無恙!”


                                    “我滴個乖乖,這家伙不是與九圣巢的那個變態交戰么,怎么還能活蹦亂跳的出現在這里?”這幾人曾目睹夜天行與陳罡一戰,并未看見兩者交手的結局,但后者能夠安然出現在這,足以說明結果。


                                    嘶~!


                                    這幾名天驕吸了一口冷氣,陳罡的恐怖,他們清楚知曉,而今夜天行的安然出現,則說明他的實力,最起碼與陳罡一個級別。


                                    轟轟!


                                    天穹間,夜天行與青年交手數個回合,憑借著恐怖巨力,夜天行碾壓青年,強勢將其擊敗,引起一片嘩然之聲。


                                    “我們一起上!”龍武撐起受傷的軀體,狠狠抹了一口血漬,眼神中充滿怨毒,他從未如此狼狽過。


                                    “看來,這些家伙,用不著我們清理了?!毕瘔糁衲固煨?,面紗下的表情微不可察。


                                    “此人實力倒是不弱,似乎與余辰秋有些淵源?!?/p>

                                    “余辰秋的天靈根便是從他身上剝奪而來,兩人之間恩怨不小,被剝奪了天靈根,實力還能達到如此地步,天賦的確有些恐怖!”旁側的幾名天驕暗自咂舌。


                                    “夜兄,我來助你!”谷天歌踏來,霸氣滔天。


                                    “不用,收斂你的氣息,好生調養,這里,交給我!”夜天行拒絕他的協助,抬手鎮壓向前,蘊含著大道之力的拳鋒狠狠掄向前方,激戰爆發,夜天行以一敵三,狂霸之姿盡顯。


                                    這一戰,此間天穹被無限崩碎,面對三名頂尖天驕的聯手,夜天行皆以一拳轟之,自雷霆中走出后,他的道心更加穩固,一切都得到了升華。


                                    “夜兄,又變強了!”秦蕭然望著天穹上的那道背影,臉上露出一抹苦笑,他曾自詡天驕,可而今與眼前這人比起來,自己似乎再普通不過。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不得不承認,他的實力,深不可測,難以想象,如果他沒有被剝奪天靈根,又當如何?”谷天歌嘆服,他從未服過一個人,夜天行是第一個。


                                    三人都很清楚,眼前的這個家伙,僅僅不過二十一歲的年紀。


                                    “此人果真了得,在這天驕遍起的年代,他將會是我等未來道上強勁的對手!”


                                    “以一敵三,這般逆天戰力,你我都無法做到,他的實力著實恐怖!”


                                    “不過可惜,這家伙空有一身蠻力,只要他們三人保持距離,以秘術攻擊,前者落敗是遲早的事!”


                                    這人話音剛剛落下,邊被啪啪打臉,但聽天穹間爆發一道悶哼可怕的聲響,帶著血紅染紅了天穹,天地間一把擎天之戟劃破長空,將龍武掃飛,緊接著,夜天行抓住空擋,又接連將二人震飛,夾雜著輪回真意的一拳,將為首的男子轟得噴血。


                                    夜天行于長空中奔踏,黑發于肆虐的罡風中狂舞,他像是一尊戰神,俯瞰著無數天驕,犀利的眼神滿含幽暗,霸道之威震懾四方。


                                    “還有誰,欲奪玄冰之心???”夜天行冷冷掃視四野,手中黑戟戟尖鮮血嘀嗒流淌。


                                    原本諸多企圖打玄冰之心主意的家伙,見到如此一幕,誰人都要掂量三分,打消了心中念想。


                                    神君殿與桃花嶺圣子圣女聚集處,墨茹淵身側,當夜天行手中的黑戟出現的那一瞬間,一道森然的氣息,便悄然間席卷開來,引得眾人為之側目。


                                    墨念死死地盯著夜天行手中的黑戟,目光如炬,有著星火在燃燒。


                                    “墨念,怎么了?”幾人問。


                                    墨茹淵循著他的目光望去,望著夜天行手中的黑戟,


                                    似曾相識。


                                    “你說你的戟送人了?!蹦銣Y的語氣里帶著冷漠與質疑。


                                    “那是假話,我的黑戟在滄海遺塵中被一個小子給騙了去!”森冷的話音充滿殺意,他突然笑了,嘴角噙起的那抹森然弧度,比這極寒之地的冷氣還要讓人感覺到寒涼。


                                    “沒想到,還能在這遇到他!真是老天有眼?!?/p>

                                    “哦?就是他騙了你的戟?”其余人好奇起來。


                                    “不錯,不過這小子當時的實力很弱,沒想到這才短短不足一年,他的實力竟然達到了這般地步!”


                                    “這就有意思了,此人騙了你的戟,又與余辰秋有恩怨,明知你二人皆是會現身群星盛宴,還敢出現,可見他似乎是有恃無恐??!”有天驕調侃。


                                    墨茹淵望了望夜天行,似乎想到什么目光又落到了墨念身上,“滄海遺塵一役,傳聞沸沸揚揚,幾大圣地天驕齊聚墜皇淵,最終卻給他人做了嫁衣……”她沒有繼續說下去,只是目視著墨念。


                                    墨念眼神中有著光弧流轉,臉上掠過一抹狡黠,“不錯,當日,他便是那兩人中的其中一人!”


                                    此言一出,墨茹淵神情頓時一凜。


                                    這是一個天大驚人的秘密。


                                    “沒想到,他還活著,真好,真好?!蹦钊滩蛔⌒α顺鰜?,他們都以為早已經應該死在虛空亂流中的人,而今竟然活蹦亂跳的出現在了這里。


                                    “難怪他的實力能在這短短的一年多里突飛猛進,原來如此!”


                                    對于墨念莫名其妙的笑以及他所說的話,除卻墨如淵以外,其余人一知半解。


                                    “不知道余辰秋要是知道這個訊息,該當是何種表情?!?/p>

                                    “墨念兄,你在說什么?”旁側有桃花嶺的天驕詢問。


                                    墨念擺了擺手,沒再多言,仙靈一事事關重大,顯然不可與外人言。


                                    他不講,席夢竹也不問。


                                    “既然他騙了墨公子的戟,而我又對玄冰之心有意,看來我們有了共同對付他的理由?!毕瘔糁駥δ畎l出邀請。


                                    “圣女相邀,何樂而不為呢?”


                                    墨念森然一笑,驟然間右腳猛然一踏,天穹在這一刻生出一條破碎的裂縫,彎彎曲曲蔓延向夜天行所踏立之處。


                                    感受到這股可怕氣息,夜天行神情一變,當看清墨念那眼神時,夜天行翻然醒悟,自己竟然忘了他的存在,把黑戟暴露了出來。


                                    如此一來,自己的身份,豈不是也暴露了?


                                    腦海中閃過一系列的念頭,頓感有些頭大。


                                    暴露了自己是小,自己這身上的仙靈可就成了燙手山芋。


                                    “閣下,亦是來奪玄冰之心?”夜天行鎮定自若。


                                    “我對玄冰之心沒興趣,倒是對你手中的黑戟有興趣!”墨念霸道踏來,渾身上下仙光流淌,一股屬于圣子級別的霸氣,在這一刻一覽無余!


                                    “對我這黑戟有興趣?怎么?偌大圣地,還虧待堂堂圣子,連一件寶器都沒有,還想從他人身上奪???”


                                    話到這,墨念徹底笑開了,“呵呵,你還真幽默,你我距離上次見面,這才不足一年吧?怎么,我的臉就這么陌生?”


                                    夜天行佯裝回憶,“我們見過?”


                                    這句話,徹底戳中了墨念的笑點,“裝,繼續裝,我看你能裝到什么時候!”他當即抬起右腳,隔著虛空踏下,夜天行只感覺頭頂上方一股莫大威壓襲來,讓他神情不由一沉。


                                    真正的圣子級別,實力決然不是龍武之輩可以比擬。


                                    雖不是輪回境,但已然擁有了輪回的力量。


                                    但夜天行也不是泛泛之輩,這種攻勢,還接得下。


                                    “想要奪寶,明說,婆婆媽媽找理由,不是爺們所為?!币固煨袚跸滤粨?,漠然踏向他,黑發狂亂而舞,下一瞬間,一股暴戾的氣息蘊含著強大的元力風暴在這一刻席卷。


                                    “神君殿,也想奪寶?”谷天歌踏了上來,與夜天行并肩,與此同時,一股冰寒徹骨之意將夜天行二人所在的空間封鎖,席夢竹白衣翩翩,蓮足步履間,寸寸成冰。


                                    正文 南荒有少年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身份暴露?》。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其他類型相關閱讀More+

                                    暗銀十三

                                    騷騷的海

                                    神跡罕至

                                    半九十

                                    都市霸住

                                    擇蘭

                                    挽紅顏

                                    軟糖很好看

                                    墨舞紅紗

                                    火星的男人

                                    絕世游戲

                                    鐵血指揮官
                                    亚洲AV日韩AV欧美AV国内,亚洲图情首页首页,亚洲欧美日韩综合aⅴ电影,青草娱乐亚洲领先91精品-中文字幕av一区二区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