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荒體現》。

                                    此刻的夜天行氣息強橫到極致,君王般的蓋世之威令得無數天驕所震撼,這個從最初沒有多少言語的家伙,才是這無數天驕中最恐怖的幾人之一。


                                    沐浴神罰而行,渾身上下血氣涌動,夜天行體內,來自洪荒的力量在慢慢的覺醒,


                                    “殺!”


                                    抬手便是鎮壓天穹的威勢,黑衣青年同樣攻伐向前,黑暗力量縈繞在他周身,就連邊緣神罰的力量隱隱也有著被吞噬的趨勢。


                                    他們體內也存在吞噬之力?


                                    夜天行眉頭一沉,在這兩個家伙的體內,有著一股同他體內相同的力量。


                                    轟!


                                    天穹之巔,神罰邊緣,殘影劃破長空,在虛空亂流前留下道道光弧,誰也不曾想到,無論是這黑衣人還是不被人看好的夜天行,他們所擁有的力量已經遠遠超出了同輩天驕,沐浴神罰而戰,這等氣魄,顯然不是常人能夠做到。


                                    “嘶啦!”


                                    一縷黑芒帶著點點黑炎,威力雖然比夜天行體內的吞噬之炎弱出許多,但同樣對元力有著極大的腐蝕作用,他渾身上下的護體罡氣也被瞬間吞噬出一個窟窿。


                                    “嚯,還挺警覺的嘛?!鼻嗄晖嫖兑恍?,身形詭異消失在原地,一股強大的黑氣頓時鋪天蓋地朝著夜天行鋪面而來。


                                    “那是什么東西?如此詭異,為何我體內的元力在顫動,仿佛在害怕什么?!?/p>

                                    人群皆是議論紛紛。


                                    太玄峰上,楊平安手心里捏了些許汗,“吞噬一脈,這些家伙,膽子還真不小,敢對我楊門出手!”


                                    “汪汪!”奇奇面露兇光,身形一抖,在眾人肉眼可見間化作人形。


                                    “這些家伙,一直想打我楊門的主意,念昔他們若是有恙,此次回到族內,定要讓他們好看!”


                                    楊平安雙手猛然掐訣,左手畫方右手畫圓,凌空數點,道道金光符箓涌進方圓之中,緊接著沒入虛空消失不見。


                                    “我已通知二哥,這一脈的家伙平日神出鬼沒,不會無緣無故出現在這里,一定有什么原因!”他臉上有著一抹擔憂之色,目光中涌動著點點弧芒,在人群中緩緩掃過。


                                    轟!~


                                    可怕的吞噬之力令得夜天行十分頭疼,他體內的吞噬之力在顫動,欲呼嘯而出,被他極力壓制著,這股力量他不敢輕易現于人前。


                                    “呵,你別光顧著躲,這樣會很沒趣?!鼻嗄瓴粩嗵翎?。


                                    “喜歡有趣?也好?!币固煨须p手陡然結印,下一刻,一股來自洪荒的可怕戰意沖天而起。


                                    “就讓我看看,這名動萬古的洪荒體,究竟有多強吧!”


                                    體內沸騰的熱血徹底奔涌,霎時間夜天行的眼眸變得猩紅,一股毀天滅地的壓抑力量,令得這方天穹都在顫動。


                                    神罰中,莊玄體內的血液開始躁動,受洪荒體的影響,他血發狂舞,目視著夜天行,戰意如虹。


                                    “荒體!”


                                    “又是一個荒體!”


                                    這一刻,所有人天驕皆是驚駭,這顯山不露水的家伙,身上究竟隱藏著多少秘密。


                                    “難怪,這家伙肉身如此強大,即便是陳罡亦不是他對手,原來是荒體!”


                                    夢淑嫻眾人呆愣地望著夜天行,尤其是江紫嫣與詩詩幾人,她們與夜天行有些摩擦,最初并沒將夜天行當回事兒,而今看來,她們錯得有些離譜……


                                    “這種煞神,幸虧沒有過多得罪?!?/p>

                                    “荒體啊,一個群星盛宴,竟然聚集了兩個荒體,可怕,實在是太可怕了!”這一刻,所有人天驕沉默了,尤其是之前試圖對付夜天行他們的人。


                                    谷天歌、谷豪一眾翰林軒的人,皆是在這一刻瞠目接受,他們做夢都沒想到,這名動千古的荒體,竟然就在他們身邊,與他們朝夕相處。


                                    “難怪!”祝焱拍椅而起,再無法保持鎮定,“難怪軒主要收他為親傳弟子,”這下子,一切都明了了。


                                    荒體,這意味著什么,他們心知肚明。


                                    不遠處,九圣巢以余辰秋為首的天驕,臉色難看到極致,尤其是余辰秋的表情逐漸變得猙獰。


                                    “荒體,呵呵,你竟然是荒體?????!”他雙手握拳,骨骼嘎吱作響,每個字眼帶著惡狠狠從牙縫里蹦出來。


                                    “好,很好,今日之后,絕不會讓你活著離開不周星!”心中殺意已決,荒體意味著什么,他心知肚明,此次回程,不論付出什么代價,也一定要將他斬殺。


                                    洪荒體的血脈之力噴薄,夜天行的實力暴漲,整個天穹都在他每一步的踏下間顫栗,一股前所未有的強大力量,席卷全身。


                                    這種掌控力量的感覺,讓他極其的享受,嘴角不自禁噙起一抹弧度。


                                    “你身上的這股力量雖然奇特,但太弱?!币固煨姓f的是實話,眼前這青年身上的吞噬之力與他體內潛藏著的吞噬之力相比,簡直是小巫見大巫,根本沒有可比性。


                                    黑衣青年睜大著眼睛,笑了,嗜血而笑,“無知者無畏,每一個在我面前蹦跶的家伙,只有到死才會知道死亡的恐懼?!?/p>

                                    “我說過,你是我的!”殘影交錯,二人再度戰至一起,沖破山河與誅天可怕戰力引得無數天驕汗顏。


                                    “情況有變,群星盛宴混進了些可怕的家伙!”皇甫禮突然沉聲道,不知何時起,太玄峰所在的殘缺大陣,已經被人動了手腳。


                                    太玄峰銜接的另外一片空間內,虛空在不斷崩碎,夜天行與黑衣青年戰至天地暗,楊思蕊神情凝重,顯有遇到這般棘手的對手。


                                    “可惡,要不是我家老頭封印了我部分力量,你這種貨色,根本不夠我一拳打!”楊思蕊嘀咕道,掄動包裹雷霆與烈焰的拳頭重重砸向前方。


                                    “三杯通大道,一斗合自然!”天穹間,朗朗余音響徹,一座巍峨雄峰突然自朦朧中出現,閃爍著紫色寒芒的拙峰,令得無數天驕為之眼紅。


                                    “紫金寒鐵!”


                                    “鑄造法器的絕巔材料,紫金寒鐵!”


                                    這一刻,無數天驕突然避開神罰邊緣,朝著這座雄峰奔踏而去,一場爭奪紫金寒鐵的大戰再度爆發。


                                    “亂了,一切都亂了!”


                                    人群大打出手,再沒有任何的顧慮,這一幕完全出乎了皇甫禮他們的預料。


                                    “九圣巢所有人給我聽著,不惜一切代價,找機會將那小子給我廢了!”余辰秋眼神里滿是厲芒,想趁亂將夜天行解決。


                                    “明白,這家伙成長起來,對九圣巢絕對是一個極大威脅!”


                                    “還真沒想到,這家伙竟然是荒體,若早些年知曉,此刻的他,應該已經是九圣巢如日中天的存在了!”當年夜天行本已經獲取進入九圣巢的資格,奈何他沒有那個命。


                                    “你本該擁有的一切,注定屬于我!”余辰秋嘴角掀起一抹森然弧度,一念之間,陰陽八卦鏡驟然掠出,朝著夜天行鎮壓而去。


                                    “轟!”


                                    開啟洪荒血脈的夜天行強勢無匹,每一拳轟下,黑衣青年必然遭受創傷,但均不能令其重傷,后者身法極其詭異,即便是夜天行一時間也奈何不得他。


                                    神罰里,席夢竹站在墨茹淵身側,兩女的情況也并不太好看,神罰畢竟是神罰,她們并未砸最中心,卻依然遭受著軀體破碎的重創。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他是荒體了?”


                                    “不算早,上一次與他交手的時候洞察到了些許?!?/p>

                                    “荒體啊,余辰秋這會兒怕是氣得牙癢癢?!?/p>

                                    “我要是他,就應該在想法設法弄死他了?!?/p>

                                    黑暗與猩紅充斥天穹,洪荒之力與吞噬之力相互抗衡,青年黑衣人動用了靈器,鎮壓夜天行,吞噬之力被他催發到了極點,所過之處,一切都被吞噬為虛無。


                                    嗡!


                                    一道金光洞穿虛空而來,直指夜天行背后。


                                    夜天行神情一冷,“余辰秋!”


                                    “你既然執意找死,今日,我便與你把賬算一算!”他揮動被洪荒之氣包裹的手掌,一掌將余辰秋從虛空亂流另外一端震了出來。


                                    “哼,今日,就是你的死期!”余辰秋獰笑一聲,催動秘法,動用陰陽八卦鏡要將夜天行絕殺。


                                    “就憑你?”夜天行強勢無匹,如神降臨,君臨天下的蓋世神威在這一刻爆發,黑發啊于無盡罡風中狂亂而舞。


                                    “戰!”


                                    他一掌震破天,九圣巢一名在神罰外圍操控天品法器要絕殺夜天行的天驕喋血長空,渾身骨骼被夜天行一掌蠻橫震碎,


                                    洪荒體就是如此霸道。


                                    “去死吧!”


                                    又一名天驕操縱法器襲來,夜天行冷哼一聲,單手隔空一抓,將這天平寶器抓在手中,緊接著猛然一握,堅固如天平寶器也在他一捏之下變形,可見他的肉身力量有多么恐怖。


                                    “哼哼,看來,要殺你的人,不止我一個!”黑衣人冷冷一笑。


                                    “那又如何,結局永遠不會有變!”夜天行強勢而自信,掌控力量的他無懼一切。


                                    洪荒血脈被激活,血液在沸騰,就連他體內沉寂的那股吞噬之力,也在這時安分不少。


                                    轟!


                                    真正的毀天滅地,夜天行體內洪荒力量徹底被激活,動有靈器的絕頂天驕,竟是無法奈何于他。


                                    “可怕!”


                                    “翰林收了個好徒弟,有他在,翰林軒何愁不崛起!”


                                    迎戰諸多絕頂天驕而不落敗,這等戰績,足以傲視八方,多少雄霸一方的巨擎,年輕時也無這般戰績。


                                    天穹在炸裂,虛空亂流在呼嘯,無數天驕在爭搶紫金寒鐵,而夜天行獨戰群雄,巍然不屈。


                                    “龍家人聽著,殺!”龍勝男下令,趁機對夜天行動手,不少人落井下石,畢竟一個人太過耀眼會讓其他天驕所嫉妒。


                                    “決不能讓夜兄獨自迎敵!”谷天歌長嘯一聲,黑發狂舞,輪回真意爆發,對邊緣的九圣巢眾人出手。


                                    “我們也去幫忙!”


                                    沐青穎的倩影早已消失在了原地,一把古琴乍現,青衣拂袖,于神罰邊沿彈奏,一曲曼妙琴音滌蕩,霎時這今天穹飛雪連天。


                                    天穹之上一只玉手揮來,將龍家眾天驕擊飛,夢淑嫻橫跨虛空,神光瀲滟,阻擋著部分天驕來襲。


                                    正文 南荒有少年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荒體現》。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其他類型相關閱讀More+

                                    續弦樂顏

                                    云中羊

                                    不死龍須

                                    佐手指月

                                    無情阿哥

                                    葉晨

                                    毀滅之刃口述版

                                    一鍵晴空

                                    天宮包郵

                                    將會

                                    我的小號有點多

                                    暮子輕
                                    亚洲AV日韩AV欧美AV国内,亚洲图情首页首页,亚洲欧美日韩综合aⅴ电影,青草娱乐亚洲领先91精品-中文字幕av一区二区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