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唐西域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進書架
                                    最新網址:www.vozquc.com
                                         大唐西域 (第1/4頁)
                                        
                                    “我陰陽怪氣有嗎我這明明是夸獎少帥你啊,大唐西域這次不僅拿下了德興,立下大功,還順帶得了個美人,真是名利雙收啊?!?br>
                                    身在攻擊zhongyāng的林錚手中突然拿出一塊鍛造時留下的鐵胚,大唐西域雙手用力猛然將那鐵胚向一團毒液扔去,大唐西域然后身形連換 ,手中的長刀劃出一道道的弧線向空中襲來的風刃劈去 !

                                    巨大的鐵胚半空中與毒液相撞,大唐西域瞬間嗤嗤的腐蝕聲便傳了出來,大唐西域而林錚將空中的風刃一道道的劈散之后,手中長刀不停猛然擲出,長刀如同一道銀sè的閃電向風齒虎的額頭shè去 !

                                    空中發出一聲輕響 ,大唐西域風齒虎一爪將飛來的長刀擊飛出去 ,大唐西域余勢不減的向林錚撲去,林錚幻舞連動,一個個殘影瞬間出現在面前,就在風齒虎撲向殘影之時 ,林錚腳下一變八步追月已然使出 !

                                    近身靠近風齒虎,大唐西域如奔雷閃電般,大唐西域林錚雙拳狠狠的擊在風齒虎的后腦,然后林錚躲過一旁百花蟒的毒液,跳在半空中手印連變,百花、碎花、聚花,三指連連使出在風齒虎受傷的眼上狠狠的擊去!

                                    一連三招,大唐西域靈力幻化的手指狠狠抓住風齒虎破碎殘留下的眼球,然后一招碎花將眼球直接捏爆,最后聚集靈氣在風齒虎受傷的眼中狠狠的爆開!

                                    林錚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大唐西域剛剛的三指耗費了他大量的體力和靈力。林錚看著一半臉龐猙獰可怖的風齒虎如同發瘋一般向自己奔來 !大唐西域連忙拿出一把長刀,沖上前去!

                                    遠處的百花蟒看著不斷打斗在一起的林錚和風齒虎,大唐西域眼中閃現出一絲yin冷,大唐西域巨大的身軀緩緩的落下,悄悄的爬到交戰的一邊,忽然百花蟒抬起蛇頭,一口口毒液似乎帶著血絲就像林錚和風齒虎一同蓋去!

                                    瞬間一股腥臭便向林錚襲來,大唐西域一個閃身脫離風齒虎的攻擊!大唐西域風齒虎僅有的一只眼中閃現出無與倫比的憤怒 ,統一戰線的伙伴居然要將自己一同殺死!風齒虎仰天爆吼,一股颶風眼看就要形成,哪知漫天的毒液劈頭蓋臉的就落了下來,帶著一絲絲血sè的毒液似乎并不同尋常!

                                    他知道羅天寶身邊一堆叛軍過去的將領,大唐西域他們父子也特別樂意勸降叛軍將領歸順為己所用,大唐西域關鍵自己跟討逆軍沒有什么夙怨,所以赫連符離就猜測對方會不會跟自己勸降,如果會自己又該如何應對,只是這種事以他如今的立場不能主動提 ,更不能跟外人道,而這回一聽官軍派人來了無疑正中赫連符離的下懷。

                                    “行,大唐西域那你帶路!大唐西域”赫連符離聞聽也不擺什么架子,穿上軍服便趕往帥堂,等他入坐不久使者就被帶來了,正使是個二十來歲的年輕人 ,膚色黝黑,一看就是名老兵,而副使只有十來歲,長得是其貌不揚,赫連符離見了是頗為奇怪,雖說英雄出少年,可官軍派這么兩個年輕人來還是有些奇怪,莫非是輕視自己赫連符離再定睛仔細一看忽然發現那個正使有個眼熟,稍一回憶想起來了。

                                    大唐西域“你莫非是孝全的堂弟張孝德”

                                    赫連符離點了點頭“我記得當初咱們征討盎散人,大唐西域在葉綠川跟他們打了一場惡戰,大唐西域當時就是你跟孝全帶著五十名騎兵頭一波發起沖鋒,我軍這才得勝,事后武平皇帝還對你們哥倆給予嘉獎,賜給你一件錦袍?!?br>
                                    “哦,大唐西域那也是場面上的人物了 ,很好 ,很好,那這位是”赫連符離說著看了看一旁的那個少年,張孝德見狀趕忙給引見 。

                                    “這位乃是林少帥的弟子,名叫吉恩,這回是特意隨卑職一同前來下書 ?!?br>
                                    “哦,原來如此?!焙者B符離聞聽點了點頭,他知道林云飛父子出身江湖,門人弟子不少,雖然據他所知羅天寶的年紀比這吉恩大不了多少,但江湖人拜師不太講究這些,徒弟比師父年紀大這種事也不是沒有,故此赫連符離也沒有深究,此時他基本明白官軍為何派這兩個人當使者了 。

                                    張孝德是張孝全的堂弟,又是叛軍出身,跟自己既熟悉,又能表明羅天寶等人的誠意,而吉恩雖然沒有官職,年紀又小,但對于江湖中人而言派徒弟來本身就表明了一種重視,赫連符離當時就猜到對方要下的是什么書,但這種事當面不能說破,赫連符離當下跟二人寒暄了兩句 ,這才說道“孝德,你們這次前來究竟是所為何事啊”

                                    張孝德聞聽忙說道“大帥,是這么回事,我方覺得兩家這么打下去不是個辦法,為避免生靈涂炭,另外也是愛惜大帥您的才干,所以我方希望大帥能夠棄暗投明,開城投降,這里是郭勛,劉光宗,我家林少帥三位聯名寫的勸降書,另外還有我們兄弟以及歸順官軍的諸多同袍給大帥您寫的私信,還望大帥您過目?!?br>
                                    赫連符離聞聽是正中下懷,心中暗自激動,不過他這人畢竟老奸巨猾,表面不動聲色,沖兒子赫連思明使了個眼色,后者當即上前將信接過轉交給父親,赫連符離拆開信仔細地看著,那樣子似乎生怕漏過任何有用的內容 ,等其看到第三封信忽然一拍帥案站了起來。

                                    “大膽張孝德 ,居然敢替朝廷來當說客,本王深受大幽厚恩 ,如今豈能賣主求榮,背信棄義 ,你們這些人也真把我瞧小了,來人,將這二人拖下去就地處斬,人頭懸掛在城門口以儆效尤!”

                                    “遵命!”兩旁的士兵雖然覺得這事有些突然,但既然上峰有令他們自然只能照辦,當下便上前要抓捕張,吉二人,一旁赫連思明見狀心覺不妙忙給求情。

                                    “父王,兩軍交戰 ,不斬來使,張孝德他們此來也只是奉命行事,父王不答應將他們哄出去也就是了,何必壞了疆場的規矩”

                                    赫連符離聞聽一陣冷笑“思明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張孝德兄弟背叛大幽,反復無常,是死有余辜,更何況他們如今還想勸降我們父子,若不將其斬殺,如何向當今天子表明心意 !無需多言,將這倆人拉下去 ?!?br>
                                    吉恩聞聽是不慌不忙道“我笑我們家少帥跟天下人都瞎了眼,他們還覺得你赫連符離是個人才,打算拉攏你,沒想到你原來也只是個膽小怕事,愚蠢至極之輩!”

                                    赫連符離聞聽眼眉當時都立起來了,就連張孝德,赫連思明也覺得這個吉恩是不是嚇瘋了眼下這局面求情都未必有用,你怎么還當眾辱罵赫連符離,這不是找死嗎

                                    可赫連符離還真不是一般人 ,雖然起初有些生氣,可很快他的情緒又平復了下來,問道“吉恩你這些話又從何說起”

                                    。

                                    第五百七十二章 膽魄

                                    其實吉恩說這番話之前也有些擔心,他這招頗為行險,如果赫連符離真是個魯莽之輩,那他跟張孝德這回就真完了,但吉恩根據自己所聽到關于赫連符離的傳聞判斷事情應該沒那么簡單,所以他才決定冒險一試,而事實證明他這回賭對了。

                                    吉恩當下平復了一下情緒,朗聲道“我有說錯嗎你要殺我們無非是想向寧思孝表明忠心,如今天下人都看得出叛軍已經是強弩之末了,你赫連符離身為大將 ,手握重兵,居然不知順逆,看不透成敗,這不叫愚蠢叫什么假如你看得出厲害得失,卻還要那么做這無非就是膽小怕事,說來連個市井匹夫只怕也比你多幾分志氣,我家少帥他們還把你當英雄,也是瞎了眼,也罷,今天你就把我們殺了 ,把我們的眼睛放在城門之上,我等著看官軍攻進晉興,到時你赫連符離只怕要家破人亡,身敗名裂,這也是你這種人應得的下場!”

                                    吉恩此言一出在場眾人又是一驚,誰也沒想到這孩子年紀不大,看起來也其貌不揚,居然能有如此膽魄,再看赫連符離這回是不怒反笑。

                                    “行,小子有點膽色 ,難怪羅天寶會派你來當說客 ,不過你這些話終究是錯了,本帥受大幽厚恩,盡忠報效理所應當 ,怎么能用利害得失來衡量你們這么說分明是把本帥給瞧小了?!?br>
                                    吉恩聞聽也沒急,是侃侃而談道“這就是你另一個愚不可及之處,你說忠義,那當初朝廷有沒有對不起寧澤恩沒有啊,相反當初太上皇對他是極為寵信 ,舉朝莫及,可結果呢他為了一己私利背叛朝廷,弄得生靈涂炭 ,可謂不忠不仁,你赫連符離當初也食過朝廷的俸祿,到頭來卻幫其一起造反,就這樣你還好意思談忠義說穿了不過是不識大體,你這樣就是為老寧家死了別人也不會說你好,再退一步來說寧澤恩當初在日對你也不怎么樣,世人都知道叛軍中堪稱大將之才的只有你跟田羽而已,可結果寧澤恩當初只讓你留守后方,這擺明是不給你建功立業的機會,就是刻意打壓,這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就這樣你還覺得深受厚恩,所以說你不光是愚,還沒出息?!?br>
                                    吉恩言辭犀利,說得赫連符離一時也無言以對,畢竟對方說的都是實情 ,當下赫連符離只得換了個話題“忠義這事咱們姑且不論,就說眼下的得失利害,大幽這兩年雖然戰事不利,但如今依舊占據北地大部,雄兵不下數十萬,我這晉興你們一時半會兒也打不下來,這種局面下本帥憑什么要投降”

                                    吉恩聞聽冷冷一笑“說你目光短淺你還不服,叛軍當初占據半壁江山尚且落到如今這般地步,憑眼下這些殘兵敗將你覺得能守住北地更何況如今你們各自為戰,文武勾心斗角,敗亡只是早亡的事,是,晉興你或許還能守一陣,可也正因如此眼下才是你最該投降的時候,說句粗話,眼下你還有跟我們討價還價的資本,一旦晉興或者陽安被攻破,到時候你就是想降恐怕也由不得你!”

                                    赫連符離聞聽不禁眉頭緊皺,他沒想到吉恩年紀輕輕口才那么好,而且對于時局分析的那么透徹,自己一時間還真說不過他,其實他一開始也沒真想殺吉,張二人,說穿了就是立個下馬威,嚇唬嚇唬對方,只要氣勢上占優了,那之后談判也好更主動,可沒想到如今卻把自己弄得進退兩難,殺不能殺,可要說收回剛才的命令,那自己就徹底被動了,吉恩此時看出來了,干脆把心一橫,是更加逼近一步。

                                    “我說赫連符離,你也算是一員大將,做事怎么婆婆媽媽的該說的我都說了,你要談便談 ,要殺便殺,這么拖拖拉拉的,消遣我們不成!”

                                    在場的叛軍將士此時是無不搖頭,心說這個吉恩要么是瘋了要么是膽子大到沒邊,這種時候居然還敢說這種話,要換做一般人此時就是為了臉面也得把他倆給殺了,可赫連符離畢竟不是等閑之輩,他猶豫了一會兒忽然朗聲大笑“好膽色!官軍如今果然是人才濟濟,行,沖吉恩你這份膽色,本帥暫且饒你們一命!”

                                    張孝德聞聽暗自長出了一口氣,其實這會兒他汗都快下來了,沒想到吉恩那么大放厥詞,赫連符離反而饒了倆人一命,這世上還真是什么人都有,當下二人是趕忙對赫連符離謝恩,可吉恩謝完恩依舊不肯罷休,當下說道“大帥 ,那關于我們下書的事您又打算如何回復好歹得讓我們回去有個交代吧”

                                    赫連符離此時也不禁暗自感嘆,羅天寶從哪兒弄來這么個寶貝徒弟,這膽氣是太大了,當下說道“此事關系重大,本帥也得和眾將商量一番 ,你們先等著吧 ,來人,帶他們先到偏廳休息,記得好生款待 ?!?br>
                                    “遵命!”兩邊的士兵聞聽又湊了過來,不過這次比之前要客氣地多 ,臉上帶著笑容 ,對張,吉二人做了個請的姿勢,吉恩一琢磨事情辦到這一步火候也差不多了,真要繼續咄咄逼人,弄不好反而把赫連符離逼急了,那就弄巧成拙了,想到這里他當即沖張孝德使了個眼色,二人這才隨兵士退到了一旁的偏廳,之后赫連符離趕忙召集文武心腹開了個會,商討此事,其實多數人都已經看出來叛軍是時日無多,故此如今一聽朝廷有意招降都愿意答應,但也有人持反對意見 ,頭一個就是赫連符離的三兒子赫連思遠。

                                    當時只見這個獨眼龍邁步上前道“父帥,依孩兒看此事不妥 ?!?br>
                                    赫連符離雖然不喜歡這個三兒子,但也知道他智勇過人 ,當下便問道“思遠你何出此言”

                                    “父帥,大幽如今風雨飄搖確實不假,咱們另做打算也是人之常情,但唯獨歸降朝廷這條路萬萬使不得,父帥請想您是跟隨武平皇帝起兵的元老之一,這些年咱們光是官軍就殺了數以萬計,更別提那些平民老百姓了,北地的人當著咱們的面不敢說什么,心里是不滿已久,咱們父子一旦歸順,朝廷要是讓咱們交出兵權,咱們交還是不交不交就是抗命,可交了那咱們這些人跟匹夫又有多大區別到時候還不是任人宰割”

                                    赫連思遠這話明顯說中了在場不少人的心事,當時大伙是議論紛紛,可他大哥赫連思明明顯有不同看法。

                                    。

                                    第五百七十三章 阿斯蘭

                                    “三弟,我想朝廷做事不至于這么反復無常吧”

                                    赫連思遠冷笑道“大哥你這人就是太忠厚,在座不少人都為朝廷效過力,官場是怎么回事大伙還不清楚嗎這幫官老爺最卑鄙無恥不過,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是他們的慣用伎倆,咱們不能上這當啊?!?br>
                                    赫連思明聞聽是有些不以為然 ,剛想開口忽然旁邊有人打斷了他。

                                    “三公子所言極是,王爺您斷斷不可歸降啊?!闭f話這位嗓音沙啞 ,給人感覺似乎嗓子里堵著什么東西,大伙一看說話的是個小老頭,本身個子就矮,加上年紀大了有些駝背,整個人看起來就跟個十二,三歲的小孩差不多高,頭頂謝得只剩那么百十來根頭發,這位還不怎么打理,看起來雜亂無章,再往臉上看,皮膚都已經松弛發皺,偏偏這位眼睛還特大,結果咋一看那眼珠子仿佛都要突出眶外,再看五官那是三分像人,七分像鬼,這也叫是白天,要是晚上遇到多數人非把其當做鬼怪不成。

                                    在其身后還站著一男一女,男的大約三十歲上下,身材高大健碩,往那一站跟一塊石碑相似,盡管在屋里,可這位依舊用布包頭,只露出一對眼睛 ,這原本是沙漠地區人常見的裝束 ,可此時卻顯得有些古怪。

                                    他身旁那個女子身材就要嬌小地多 ,盡管如此比例依舊頗為勻稱,其臉上也按沙漠地區的風俗蒙著塊面紗,看不清全貌,不過她裹得不像男人那么嚴,還是能看清雙眼以及一半的鼻樑,而僅僅是這些就令在場不少人看得是目眩神迷,不出意外地話這應該是一位絕世的美女,而通過三人的裝束判斷他們應該來自西域。

                                    赫連符離一見說話的是這老頭,當時也是一驚,趕忙說道“長老,不知您對此有何高見”

                                    那老頭聞聽怪笑道“王爺,歸降與否的得失利害剛才三公子已經說得很明白了,老朽就不贅述了,關鍵大帥您如今手握數萬雄兵,晉興城又是固若金湯,就因為羅天寶那小子的幾句話便即歸降,傳揚出去豈不令天下英雄恥笑要依老朽我的意思王爺您即便救不了大幽,大不了自立為王 ,反正有我們截教的支持,加上大王以及諸位的才能還愁做不成一番事業”

                                    老頭這番話正好說中了赫連符離的心事,長久以來他也是野心勃勃 ,想做一番事業 ,只是以前有寧澤恩在,威望資歷事事都壓他一頭,加上赫連符離也知道自己人緣不好,故此只得隱忍不發,可如今寧澤恩不在了,大幽的元老勛臣死的死,叛的叛,如今已經沒誰能夠凌駕于自己之上了,故此原本都已經快熄滅的野望之火又漸漸燃燒了起來。

                                    另外赫連符離的父親是塞爾人,但母親是西域人,不僅如此,他母親實際上還是截教在西域的一名司祭,在教中有一定的地位,所以赫連符離和截教也頗有淵源,而這個長相古怪的老頭正是截教西域總壇的十大長老之一,名叫阿斯蘭,此人武藝高強,即便在西域也是屈指可數的高手,寧澤恩自從起兵之后就一直拉攏所有可以團結的勢力,其中就包括截教,但截教方面考慮到好不容易才和內陸武林各派和解,要是寧澤恩能奪取江山那也罷了,可萬一他做不到那截教不是自討無趣嗎加上跟魔教又有點積怨,故此截教方面對這事始終不太積極,但最近情況有所改變。

                                    原來寧思孝眼看實力日漸衰弱,就開始積極尋找外援,他首先想到的就是西域諸國 ,因為他們長久以來一直與內陸互有紛爭,以前內陸強大,西域諸國不敢太過造次,可這次內陸元氣大傷,這些國家就開始蠢蠢欲動,故此寧思孝以事成之后割讓霞關以西的土地做為交換邀請西域諸國出兵,對方倒也動心了,但西域諸國之前在內陸軍手上吃過大虧,所謂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雖然知道內陸軍如今實力衰弱,可西域諸國還是不敢貿然進攻,于是他們便想到了截教,希望借用他們打探一下內陸如今的詳情再做定奪,截教與西域諸國關系緊密,接到任務后是當即照辦,由右執事親自率領教中一批精英進入內陸,和本地的截教分支取得聯系,迫于總壇的壓力,本地的截教也只好選擇與叛軍合作,而赫連符離由于母親的關系跟截教來往密切,加上他如今是大幽的重臣,故此西域截教特意派十長老之一的阿斯蘭與其接觸,而那一男一女則是阿斯蘭的兩個弟子,男的名叫哈基姆 ,女的名叫阿斯美麗達,都是西域截教中的高手,赫連符離將他們視若上賓,故此這次開會也邀請了他們參加。

                                    赫連符離一琢磨如果截教和西域諸國肯支持自己,那他就如虎添翼了,或許無法重現寧澤恩當初占據兩京,威震內陸的輝煌,但割據一方他自問還是能做到的,故此如今聽阿斯蘭這么一說赫連符離還真動心了。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最新網址:5g.xxdexin.com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存書簽
                                    亚洲AV日韩AV欧美AV国内,亚洲图情首页首页,亚洲欧美日韩综合aⅴ电影,青草娱乐亚洲领先91精品-中文字幕av一区二区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