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太玄峰,太玄真人》。

                                    葉長舜黑著臉,狠狠地刮了夜天行一眼,隨即不爽地與谷天歌幾人牽住手,八人相繼牽手,終是被傳送陣吞沒。


                                    光芒涌動,虛空再度扭曲,轉瞬,夜天行八人從另外一道光圈中抖落出來。


                                    睜開眼,眼前卻是不見任何人,手中還殘留著沐青穎與谷天歌手掌的余溫,但身側卻沒有他們七人任何一人的身影。


                                    “怎么回事?!”夜天行心頭一凜,他們人呢?他四下打量,卻不見任何一人,以萬計的天驕匯入太玄峰,然而此刻卻不見了蹤影。


                                    沐青穎等人睜開眼,與夜天行一樣同樣茫然,眼前空無一人。


                                    “夜兄,谷豪,蕭然?!”谷天歌對著四周喊了一聲,卻沒有任何的回應。


                                    這是怎么回事?


                                    摒棄心中雜亂無章的思緒,夜天行開始大量起眼前的一切,入眼之間,一座雄偉的雕像栩栩如生,身著白袍,一手持劍負于身后,一手握金樽昂首仰望太玄山巔。


                                    氣韻流轉,神威猶存,四野到處都是大道痕跡,讓人動容。


                                    臨仙強者所鑄雕像?夜天行心頭生起波瀾,這種氣息與化虛境不同,他在谷翰林身上都未曾感受到那種波動,如同真正的仙光神韻。


                                    震撼,


                                    夜天行只能用這兩個字來形容自己難以平復的心境。


                                    他靜下心來,感知覆蓋開來,依舊沒有察覺到其他人,仿佛所有人都憑空蒸發了一般。


                                    在思考一陣后,夜天行算是明白,這里是一座幻陣,臨仙境強者落留下的幻陣,不同的人或許陷入了不同的幻境。


                                    夜天行踏足,立身于雕像前,取出所存佳釀,在雕像前飲酒而樂。


                                    “太玄峰前太玄經,太玄師祖,此地果然是你所留,玄空今日來此,迎師祖回寺!”一道鏗鏘之音在太玄峰前響徹,霎時佛光漫天,佛音絕唱,一名身穿袈裟的小和尚雙手合十,眼眸緊閉,口中頌唱著佛家之音,自山下緩緩朝著山巔靠近。


                                    這一刻,天擁城,無數觀戰者見此,震驚不已。


                                    “古來盛傳留下太玄峰的太玄真人乃是天河星域西川古寺的師祖,而今可見,確實如此!”虛空上,皇甫禮同樣感到震驚。


                                    “太玄峰上太玄經,西川古寺擁有九天太玄經,不知這九天太玄經與這太玄經有何關聯?!比险咭陨褡R傳音,討論著,細數當年那人,在不周星上留下的種種傳說。


                                    “這太玄真人雖然來自下位星域,但不得不承認,他非常了不得,這般手段,簡直就是紅塵仙人,如此多各域天驕怕是連這第一關都過不了,就會被淘汰掉一大半!”


                                    夜天行開始向山頂攀登,眼前的一切明知是虛幻,但指尖觸及卻又全都是實體,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它們的存在,然而這一切實體的東西隨著夜天行腳步的變化而發生著一系列的變化。


                                    “大手筆!”


                                    這般幻陣,完美地欺騙了他所有的感官,眼睛所見,觸感所及,明知是假卻又如同真的一般,于是令得夜天行更加犯懵,這眼前的一切,到底什么是真,什么是假。


                                    他的神識不算弱,隨著他腳步慢慢地朝山頂移動,卻突然發現,自己的識海仿佛被什么完全屏蔽了一般,神識根本無法蔓延出去。


                                    恍惚間,他似乎聽到了身側有腳步聲,他猛地一擦眼睛,身前身后全是上山的修者,所有人皆是緊閉眼眸,似乎憑著感覺在往上走。


                                    “沐姑娘?!币固煨心韨炔贿h處的女子,伸手想去拉她,指尖即將觸碰的瞬間,那道身影卻突然變得虛幻,接著這整個山上山下竟然全都變成了沐青穎。


                                    “這……”


                                    所有人的她都在向前,夜天行搖了搖腦袋,閉眼,再睜眼,山上山下又恢復了方才的模樣,人群皆是在向上前進。


                                    一切,皆為虛么。


                                    夜天行自語喃喃,難不成要向他們一樣,閉上眼睛?


                                    他微微遲疑,隨即效仿他人,深吸一口氣,將氣息全數收斂,使自己處于一種超然狀態,隨即朝著前方漫無目的的走著,即便前方是懸崖峭壁,他依然向前行進。


                                    虛妄,一切都是虛無與幻想在作祟,唯有心無雜念,才可看到此地的一點真。


                                    夜天行在腦海中頌唱起了九天太玄經殘頁上的經文,佛音在腦海中滌蕩,摒棄著他的一切雜念,讓他整個精神得到了升華。


                                    一路走了許久,他總算有了一絲收獲,也明白為何這些人要閉眼前行。


                                    相由心生,在幻境之中,眼見的不一定為實,更多甚至完全為虛,幻境本就是根據人的心境而變化,摒棄一切念頭,放空自己,用心眼去看,會使得自己進入另外一種狀態,才能識得這太玄峰的廬山真面目。


                                    夜天行一笑,嘴角微微掀起一抹淡然弧度。


                                    他緊閉瞳眸,在山峰上漫無目的的走著,走著走著他的身軀似乎產生了一絲微瀾,仿佛進入了另外一片地方。


                                    識海中,嬰兒睜開眼眸,這是一雙最純潔也最無瑕澄澈的眼睛,入眼之間,他看到了一個白袍老者,右手持金樽,左手負劍而行。


                                    “太玄真人?”


                                    他眼神一凜,伸手去觸碰,卻依舊只是一道虛影,虛影在步履之間,卻留下了難以磨滅的天地道痕,令得夜天行動容。


                                    白袍虛影踏步向前,夜天行緊跟其后,玄峰雖陡,卻如履平地,他步履而行,周身散發著一種微妙的波動,道痕在峰壁上交織,威勢莫名,讓人震撼。


                                    他越走越快,夜天行的速度已經跟不上,他想要動用元力,然而穴海深處的元力卻好似被封印了一般,根本無法用出。


                                    他想要從這種狀態中蘇醒,卻又發覺已然深陷這種狀態。


                                    完了,他嘴角微微一抽,深陷幻境難以自拔,他如果連這幻境都無法走出,便失去了攀登頂峰的資格,這太玄峰果然神奇,想要登頂,比登天還難。


                                    “老人家,等等我!”他不禁下意識喊道,奈何老者負劍前行,暢然飲酒,根本不曾理會他。


                                    “三杯通大道,一斗合自然!”


                                    一道蒼老的聲音響起,上峰之中,老者駐足,再飲三杯,山間一壺酒,源遠流長取之不竭、飲之不盡,他手中長劍飛出,樸實無華,沒有仙光也無神兵利刃之鋒芒,像是凡器一般,長劍飛舞,一合之間在峰壁上刻下 “大道自然”四個大字!


                                    四字道痕交織,劍氣縱橫,只一眼夜天行便是差點深陷其中,


                                    劍意可怕!


                                    不敢再多看,夜天行連忙跟了上去。


                                    不知不覺,夜天行好像走過了很多路,回首望去,下方茫茫一片,被云霧遮掩,看不見底。


                                    四野之中,八座雄峰林立,氣勢如虹,猶如八條大龍騰空盤踞,圍繞著太玄峰,雄渾壯闊!


                                    九天太玄,九座雄峰……


                                    楊睿沒有磨蹭,緊緊跟隨,就在這時,一道倩影出現在了他的前方,不是別人,正是白衣勝雪的夢淑嫻,玉足光潔,左足腳踝處有著一根紅繩,白皙的蓮花腳輕然踏在拙峰之上,留下一道淺淺的腳印。


                                    在她的身上,楊睿感受到了一絲若有若無的氣息,是道痕在交織。


                                    她緊閉著瞳眸,與夜天行初見她時并無兩樣,此刻的她,好似一具行尸走肉,漫無目的的在峰間前行,追隨著太玄真人的道影。


                                    “喂,夢淑嫻?”夜天行輕聲沖她招手喊道,然而前者卻根本不曾理會他。


                                    又是虛影。


                                    夜天行再度閉眼,感悟一切,意識中的他又再度睜開了眼睛,少女越去越遠,而前方太玄真人的道影也沒了蹤影,他只能緊跟在上官依依身后。


                                    幾次閉眼,幾次睜眼,唯獨深陷這幻境之中,難以蘇醒。


                                    苦澀在心中流淌,若是一直深陷于此,可就真的麻煩了。


                                    平心靜氣,繼續前行,他看到了身下方那些消失的人群再度出現,而他們的方向卻與楊睿截然不同,那是通往下山的路,他們一直在幻境中前行。


                                    夜天行想要試著朝山下走去,但奈何一步之下,四野的畫面再度變了,通往下方的路消失不見。


                                    “呃……”


                                    心越想,這幻境越不順他意。


                                    無奈之中,他只能選擇繼續前行。


                                    相由心生,虛幻皆是隨心境而變化,那若心如止水 ,情況是否會有些許轉變?


                                    這般想著,呼出一口濁氣,他正要繼續誦念九天太玄經殘頁的口訣,一道聲音卻在他腦海中悄然響起:


                                    “心若冰清,天塌不驚;萬變猶定,神貽氣靜?!?/p>

                                    “塵垢不沾,俗相不染;虛空寧宓,渾然無物?!?/p>

                                    “無有相生,難易相成……千般煩擾,才下心頭,既展眉頭,靈臺清幽?!?/p>

                                    悠悠之聲傳蕩,腦海中雜念頓消,不多時,夜天行整個人便陷入了一種空靈狀態,無我無他,無相無生。


                                    可是,這聲音來自于哪里?


                                    誰?


                                    是誰?!


                                    夜天行猛然醒悟,腦海中終是掀起了波瀾,方才的這些,分明是神識傳音,有人在給他傳音,而他,卻根本不知道是誰傳的音,四目望去,不見一人。


                                    閉眼睜眼,再舉目而望,身后處,竟滿是攀登太玄峰的天驕才俊。


                                    近處不遠的地方,沐青穎等人已經十分的靠近,而在他面前,則是一座傳送陣,到此,他已經過了登峰的第一關。


                                    “此子是你們翰林軒的人吧,竟是在如此短的時間便通過了第一關,著實了得?!奔m身側,羅統領羅言稱贊道,在夜天行之前,通過第一關的不過三十人,而這些人中不乏有人帶領。


                                    旁側的祝焱笑然點頭,他倒是沒料到夜天行竟然是此行弟子中第一個走出第一關的人,給他們翰林軒長了不手臉。


                                    通往第二關的傳送陣內, 五道身影并排而立,正慢慢消散于傳送陣中。


                                    “哥,你為什么要幫他?還把清心咒拓印在了他的識海中?!鼻嗄晟砼哉局幻纹さ呐?,正好奇地盯著青年。


                                    “不知道,”青年慫了慫肩,“我總感覺,在他的體內有一股與三叔一樣的力量,非常的強大,又非常的可怕?!?/p>

                                    “跟三叔一樣?那豈不是說,他也是荒體?”小姑娘略顯吃驚地撓了撓頭,聲音在傳送陣內滌蕩,而五人的身影轉瞬消失不見。


                                    正文 南荒有少年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太玄峰,太玄真人》。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其他類型相關閱讀More+

                                    scp千年之戰

                                    首丘之狐

                                    嫁春風

                                    武小六

                                    左耳終結

                                    封天戰神

                                    清影迷離

                                    傲視青天

                                    吾為邪帝

                                    靈茉希

                                    張公案

                                    酉時火
                                    亚洲AV日韩AV欧美AV国内,亚洲图情首页首页,亚洲欧美日韩综合aⅴ电影,青草娱乐亚洲领先91精品-中文字幕av一区二区三区